保供应链稳定成为重中之重 汽车产业链调整升级迎来新契机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07 22:32   10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之际,汽车行业复工复产面临新的考验。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之际,汽车行业复工复产面临新的考验。

  5月18日,戴姆勒奔驰因为墨西哥零部件工厂尚未复工,导致零部件短缺,不得不关闭了刚复工两周多的美国阿拉巴马州SUV工厂。近一段时间以来,这已不是孤例。比如,“五一”假期后,特斯拉上海工厂就曾因零部件供应不足而停工超过10天。

  “保障供应链稳定不仅是汽车企业正常生产的实际需求,也得到了政府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中国市场学会营销专家委员会秘书长薛旭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保障供应链稳定目前是国内汽车产业界的头等大事之一。据悉,5月19日,工信部召开畅通全球汽车供应链研讨会,围绕汽车产业发展有关重大问题进行研讨。5月20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产业转型升级促进制造业通信业稳定发展发布会上,工信部负责人表示,近来一直在努力打通产业链供应链断点堵点,维护国际供应链稳定。

1.jpg 

  ■供应链:6月仍有潜在的危机

  “由于疫情暴发,博世被迫关闭了全球近300座工厂中的100座。截至4月底,博世仍有27家工厂处于关闭状态。”在5月上旬举行的年度新闻发布会上,博世集团首席执行官邓纳尔如是说。事实上,从今年3月开始,受疫情影响,欧美国家有超过150家车企和众多零部件工厂大面积停工减产。

  “国内汽车企业中,很多零部件仍然依靠进口,在欧美相关企业复工不畅的情况下,有一定潜在的危机。”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记者表示,全球疫情仍未结束,欧美国家的零部件工厂即使开始陆续复工,恐怕仍然不能形成足够的产能,再加上疫情较为严重的国家交通运输受限,国内汽车零部件的供应正面临新的挑战。

  目前,国内大部分汽车企业中,进口零部件所占比例或多或少。特斯拉上海工厂,现有零部件近70%需要进口,虽然其正在大力推进提高本土化率的工作,但这仍需要一定的时间。而虽然有的汽车企业声称零部件基本本土化,但一些零部件产品采用的芯片等高端产品或材料离不开进口支撑。

  “我们与国外一些企业是合作关系,目前合资企业零部件本土化率近95%,还有5%~10%的零部件要从国外进口。”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假如全球疫情今年6月可以结束,那么对汽车行业影响有限,否则会对全球汽车产业链造成不小的冲击。他称:“我们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广汽正在采取措施确保供应。”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少国内整车企业的一些零部件需要进口,如北京奔驰包括变速器在内的多款核心零部件来自欧洲工厂。“当前的库存和已采购仍在海路运输途中的零部件,大约能维持约2个月的生产。”北京奔驰方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记者。长城汽车的海外供应商中,墨西哥供应商受影响严重,印度、欧洲也有5家供应商受到影响。

4.jpg

  从目前国内车企的零部件库存来看,6月开始,零部件“断供”的风险在加大。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总工程师许海东表示,该机构最近对国内近100家汽车行业相关企业进行的调查显示,其中二三十家企业提到了海外零部件供应可能会对整车生产带来一定的影响,这包括自动变速器、芯片等汽车电子产品、接头、机油等。

  ■保稳定:国内企业在行动

  对国内部分汽车制造商的相关调查显示,约15%的受访企业表示,疫情全球蔓延对其供应链影响很大,几乎遭遇断供;约64%的企业认为有影响,但在可控范围内;约18%的企业反馈影响较小。有业内人士认为,疫情全球持续蔓延对于国内整车及零部件供应链稳定或造成较大影响,关键零部件面临断供风险。如变速器、发动机及车身附件等零部件进口金额较大,对外进口依赖度高。

  许海东介绍称,一般情况下,国内整车企业会储备大约8周生产所需的发动机和芯片等进口零部件,有些零部件由于种种原因可能储备更少。国内一些汽车及零部件企业在2月复工后,就已经开始加大进口汽车零部件的采购量,进行库存储备。

3.jpg

  现阶段,一些车企负责人向记者表达了担忧,如果全球疫情得不到控制,预计下半年国内汽车企业的供应链将受到较大影响。长安汽车常务副总裁袁明学告诉记者,目前长安汽车对供应链进行清理,查明供应链上有100多家供应商、3000多款零部件在海外市场生产,涉及23个国家和地区,而且很多都属于疫情较为严重的,增加了保障供应链的复杂性和难度。

  有鉴于此,车企已经开始行动,积极通过多种渠道采购、储备零部件库存。长安汽车方面,正尽可能地加快储备紧缺零部件,对重点、有一定“断供”风险的进口零部件,提前做好应对预案。吉利汽车已储备了多达数月的重要零部件,足以保障企业上半年正常生产。长城汽车的零部件自产率达50%~60%,像变速器壳体、发动机缸体最基础的部件都是自己生产,避免了供应受制于人。

  此次疫情对零部件企业的产品采购和储备也带来了新的挑战。“我们有些核心零部件来自国外,由于已经储备了一定库存,暂时还没有问题。但如果长时间不能进口,情况就不好说了。”深圳市飞优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海阳对记者说道。

  目前,尽管由于海外工厂交货时间长,国内汽车企业的大部分进口零部件仍有一定的储备,多数企业目前对于海外疫情所带来的影响尚可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零部件库存持续消耗,面临的挑战将增大。针对今年二季度的情况,有的汽车企业表示,海外零部件断供的可能性在增加。

  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庞超然向记者表示,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程度不断加深,国内汽车供应链和产业链已与全球价值链深度融合。他认为,汽车供应链环环相扣,保供应链稳定是推动企业有序恢复生产经营秩序的基础,有助于稳定企业发展信心。

  ■寻替代:自主创新是出路

  在当前汽车零部件供应链断供风险加大的背景下,寻找替代成为一条出路。在欧美进口产品难以保障的情况下,汽车电子、芯片等零部件的需求,开始寻求由日韩和国内企业替代。外资和自主车企都在将强化供应链灵活性与安全性,逐步将本土优质供应商纳入配套体系,加速关键零部件的深度国产化。

  其中,特斯拉上海工厂在遭遇零部件进口供应难题后研究决定,有意将零部件本土化率在今年7月提升至70%,到今年年底使Model 3实现100%零部件本土化。而东风日产面临欧美的20家供应商停产,以致50~60款进口零件面临供应挑战,正在积极寻找本土化替代方案。此外,奇瑞捷豹路虎方面透露,目前进口和国产零部件库存虽能满足近期生产需求,但考虑到海外疫情对进口件产品带来的潜在供应风险,需提前做好应对准备,包括持续开展评估替代件、二级零部件及原材料替代、模具转移和物流应急方案等。

  此外,长安汽车也在开展为海外疫情严重地区工厂配套的零部件寻找替代的工作。吉利汽车则一方面把欧美地区一些汽车半导体、电子电气零部件改为由日韩企业供应,另一方面寻找国内零部件供应商,未来将支持它们进行替代。宇通客车为避免海外疫情所导致的全球供应链断供风险,正在积极寻找其他零部件企业替代渠道,以保证自身生产销售环节的可持续性。

  据了解,海外零部件企业停工减产、原材料涨价等因素,导致部分零部件价格上涨,米其林等多家轮胎供应商、风华高科等电子元件供应商均宣布在部分市场上调产品价格,涨幅最高达到了2倍以上。这些因素也倒逼国内汽车企业加速寻找零部件供应商的替代。

  但是,替代并非可以一蹴而就。据一些车企相关人士介绍,一是更换供应商需较复杂的流程,通常要对新产品进行大量的试验、调整和认证,以达到车规级,实现稳定的生产规模,二是零部件国产化还面临诸多挑战,如国内一些企业的技术创新水平亟待提升、市场竞争力不足、产业模式有待创新等问题。

  针对这些现实问题,4月28日,工信部推进汽车行业复工复产视频会议提出,重点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巩固防控成果,抓紧抓实抓细常态化疫情防控。 抓细疫情防控,全面推动达产稳产,扎实做好汽车产业发展各项工作;二是积极稳妥应对,切实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继续做好紧缺部件库存储备,加强产业链供需信息共享和对接,保障汽车产业链供应的整体稳定;三是加强统筹谋划,打好提升汽车产业链水平的攻坚战,加快建立国内、国外多渠道供货体系,坚持应用牵引、问题导向,全面提升我国产业链水平。

  近来,为帮助汽车企业保供应链稳定,工信部、商务部、税务总局、海关总署等部门推动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为汽车行业保供应链稳定保驾护航。

  在“保供”环境不断优化的同时,国内零部件企业也需要反思。薛旭认为:“在主管部门和企业等方方面面的高度重视下,寻找零部件替代,对于国内企业来说是一个机遇,但也是挑战。只有不断强化企业技术创新,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向产业链高端攀升,才能在关键时刻经受考验,发挥作用,切实保供应链的稳定。”

 
平心在线客服电话15999909920